旦定,蛋定

好多人在骂“十八个复旦学生冷漠的脸”,连当事人是不是十八个复旦学生的基本事实都没搞清,却仿佛亲眼目睹他们在黄山淫乱,忙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,忧心中国的大学教育。对于这种论调,就当他在骂平行世界,让人家过过嘴瘾呗。

从群情激愤到理性平和总有一个过程,等人们冷静下来回顾整件事,就会明白《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》。(不能明白的又去找新骂点了,忘却的救主很快降临…

在此之前,隔着网线看自己的母校挨点骂,有什么大不了的?网上被骂几天又不会死,实在承受不住,憋几天不上网又不会死。心灵怎么就这么脆弱呢?稍微骂几句,连最基本的逻辑自洽都没了——

明知 ciang 的『控制媒体』论是欠抽犯贱,回头自己一挨骂,又来抱怨微博用户可以随意发言,讲话内容无禁忌,导致舆论环境“没以前那么好”。(微博是不是真的无禁忌,不妨发几张空椅子试试…

明知芮成钢的『代表亚洲』论装逼如行云流水,出了事,却觉得随便拎个路人甲也能代表自己代表复旦。

未经授权,任何人都只能代表他本身,每个人只需也只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。别人怎么说管得着吗?听到不认同的、觉得给自己丢脸的言论,就恨不得拿封条封住别人的嘴。就这点气量,真有个一官半职,要怎么面对自己不爱听的?(届时您可千万别 Google 自己的名讳,要搜也拿百度搜…

自由不是无代价的。想要自己说敏感词的时候不被河蟹,就得容忍他人言语中的偏见和误解。嫌性浪微勃删贴禁言的做法操蛋,就得容忍金庸老师被死于尖沙咀圣玛利亚医院。

谣言与人心》提问『凭什么相信人们的知识和理性足以达到分辨谣言的程度?』暗示『与整个社会的普遍心理相迎合、一致的谣言,传播时可能战胜辟谣信息』,私以为这个看法过于悲观。谣言广泛传播,是因为消息得到人们的关注,但同时又没被足够关注,所以懒得考证真假。很多时候人们关注的并非事实本身,只想找个借口凑热闹发牢骚罢了。

娱乐八卦受关注的程度恰好适合谣言生存,因此娱乐八卦明显多于严肃题材的谣言。经典炸鱼文《高铁计划——悄悄开启毁灭中国的魔盒》(又名《中国高铁不为人知的秘密》),尽管迎合民众不信任政府工程的普遍心理,但涉及人们足够重视的话题,所以很快被人识破,还总结出一套炸鱼文专用模版。听信谣言而不辟谣,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

谣言毕竟是谣言,与事实不符是它最大的硬伤。就算满世界风传金庸逝世的谣言,无人辟谣,活着的人也不会真被谣言给说死了,第二天金庸大侠上街和人打个照面,谣言不攻自破。辟谣的成本其实很低。

不断会有新人接触旧谣言,所以不断会有挖坟考古月经贴出现,但曾经被事实辟谣的人群,不会再回头相信旧谣言。辟谣的结果是不可逆的,一些暂时得不到辟谣的谣言,只要时间一长,或者因为缺少关注而被遗忘,或者被事实击得粉碎。

谣言并不可怕,自认为真理真相在握,企图消灭所有“错误”的声音,这种“单一真理”的想法比谣言更凶狠。

我也不奢望全天朝都是自由主义者,但是,至少请做到逻辑自洽:既然抱怨悠悠众口不受控很麻烦,就没资格指责 ciang 丢人。

最后插播小广告,孟建伟古寨拆迁日记,已经第四十九天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……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